光明日報:80体育院長黃昌勇:這是誰都不能忽視的一代

光明日报 2020-7-6 记者:颜维琦

發布時間:2020-07-10作者:訪問量:10

“@2020屆全體上戲畢業生:華山路校區新空間+會暢平台,線上線下心相連,一場特別的畢業典禮獻給特別的你,讓我們共同見證,那隆重而難忘的一刻。”今年6月23日,80体育舉辦了一場特殊的畢業典禮。校領導及教師代表、家長代表、校友代表、優秀畢業生代表,與線上500多名畢業生共同參加了“雲”畢業典禮。

80体育黨委書記、院長黃昌勇發表了題爲《我和我們》演講。他說,今年是上戲曆史上最特別、最難忘,既是規模最小的也是規模最大的一屆畢業典禮。即使畢業典禮的會場從上戲實驗劇院大劇場移到了新空間小劇場,但是每一位畢業生都可以通過網絡連線來到主會場,以班級爲單位共同見證難忘的時刻,同時通過網絡把上戲的師生情誼、藝術理想、未來暢想、希望的種子撒播到世界各地。

他講到,人們喜歡用代際來評價每一代人,特別是青年,關于90後00後,社會上似乎有不少定評。面對新冠疫情、面對百年未遇之大變局,面對整個世界政治經濟格局的變化,面對我們今年就業壓力的的嚴酷現實,我們對你們這一代青年的處境和未來也不能盲目過高估計,但這是誰都不能忽視的一代。決不是簡單的物質豐贍,而是開闊的視野;決不是獨生子女的優越,而是面對人生的多重抉擇。(光明日報全媒體記者顔維琦)


我和我們

——在2020屆畢業典禮上的演講

80体育院长 黄昌勇


尊敬的奚美娟學長,尊敬的家長們,親愛的2020屆畢業生,老師們、朋友們:

今天,我們在80体育新空間這個小劇場舉行2020屆畢業典禮,以往我們都是在上戲實驗劇院大劇場舉行這樣的儀式,由于大家都知道的原因,我們只能在這裏舉行也許是上戲曆史上規模最小的一屆畢業典禮。其實,我更知道,這也許是一屆讓我們留下更深記憶的儀式,我們每一位畢業生都可以通過網絡連線來到我們的主會場,以班級爲單位共同見證這樣難忘的曆史時刻。我們還向所有的上戲人、向關心和支持上戲發展的朋友們開放了現場鏈接,我想目前一定吸引無數人在大江南北、世界各地觀看202080体育這一屆獨特的畢業典禮,因此我想說,這是一屆既是規模最小的也是規模最大的畢業典禮,我們通過網絡,把我們的師生情誼、藝術理想、未來暢想、希望的種子撒播到世界各地!

很難想象,如果沒有互聯網,沒有強大的視頻連線,我們的畢業典禮該如何舉辦。其實我知道,我們一半以上的畢業生同學都在上海了,但我們還只能在線上向大家祝賀、祝福,與大家告別。其實,我們也想請畢業生和你們的家長、朋友都來到美麗的校園暢敘情誼,盡情撒歡,四年、三年或許六年、八年,離情別緒總要在初夏時節放置在母校、留下回憶。真的,我們早就做了很好的策劃,在昌林路新校區室外圓形劇場請各位都回來,可是,大家的健康、大家的安全還是要放在第一位。我想說,“欠債”總是要還的,在學校領導班子會議上,我們已多次研究,今年沒有演的畢業大戲還是要回來排演,沒有展出的畢業作品還要回來布展,沒有放映的畢業短片還要回來播放,也許就在今年的12月1日——75周年校慶日,我們就會向大家發出邀請。

截止6月19日,校學位委員會通過今年共授予學士學位385人,授予研究生學位117人,其中博士學位14人,碩士學位103人。我代表學校向大家表示祝賀,也向學校全體教職員工表示感謝,同時謝謝各位畢業生的親人們這些年的付出與陪伴。我知道,還有一些同學因爲重修、因爲延期不能和同屆同班同學們一起畢業,我們也在這裏祝願他們未來的日子順利成功。

我看了国内外不少大学已经举办的毕业典礼,人们发言都离不开这样一个避免不了的主题,那就是影响至今的新冠肺炎疫情。武汉封城牵动着我们的心,全校湖北籍學生58人,其中武汉16人,毕业生在湖北的16人,其中武汉5人。截止6月19日,教职工在湖北武汉有2人,湖北其他地区1人,国内其他地区86人,境外35人,包括9名外籍人员。每一位师生,都成了我们的牵挂,我想告诉大家的是,在我们守望相助、齐心协力下,我们全校师生都健康,安好!

爲了今天的畢業典禮,爲了大家返校,爲了大家就業,學校采取以一人一策的方案,輔導員和班主任承擔了大量工作,付出了大量心血。

6月17日,我看到戏曲学院16级木偶专业班主任段堔老师发出的微信朋友圈:25个學生的一对一联系,从昨天到今天,今晚花了3个小时,还剩最后一个學生的电话没有打,嗓子已经冒烟,不管怎样,虽是特殊的一年,我也会在那天陪着你们一起,在花开的日子,一起长大,我们不见不散吧。

我知道段老師已經回上海,還在隔離期,我相信她現在一定也在線上和大家一起慶祝,我們只能雲中向她問候了。

疫情也激發了上戲人的情懷。到目前,不完全統計,上戲師生員工共1000人次捐款捐物。我們有同學在家鄉堅持做社區志願服務,博士生董國臣身在疫區,依托自己的專業,組織一支80多人志願團隊,提供心理援助。

我们是艺术院校,在特殊的历史时期,艺术成为鼓舞士气、抚慰人心的媒介,上戏师生第一时间行动了起来,美术和设计作品纷纷涌现,广播剧,歌曲和舞台剧,各擅胜场。这里有专业老师的奉献,也有我们毕业生的身影,音乐剧毕业班耿圣亚同学,疫情期间组织全班同学创作抗疫歌曲《深渊旁的逆行者》,歌曲在B站等多个公号、微博、网站转发,播放量累计上百万,得到了好评。主持专业师生一起创作的广播剧《目标,武汉》,在喜马拉雅平台听众超百万。国内第一部抗疫题材的原创话剧《护士日记》,集结了上戏在校老师和學生,成功在上戏实验剧院关闭145天后重启的第一场演出,赢得好评一片。

3月2日,我們響應教育部“停課不停教、停課不停學”的號召,克服重重困難,全校近1000門網絡課程開啓,從線下到線上,這裏面有觀念的轉變、技術的難關,管理的挑戰,我們一起都走過來了。這是人類教育史上的奇觀,對有效利用網絡技術融入現代教育是一次有力的推動。我們一線教師,我們的管理團隊,積極投入、高度負責,湧現了很多動人的事迹,同學們的表現也值得大書特書,西藏班的同學騎摩托車到山頂尋找信號,舞蹈學院的同學家裏的門框桌椅成了學習器械;創新創意不斷。


人们喜欢用代际来评价每一代人,特别是青年,关于90后00后,社会上似乎有不少定评。面对新冠疫情、面对百年未遇之大变局,面对整个世界政治经济格局的变化,面对我们今年就业压力的的严酷现实,我们对你们这一代青年的处境和未来也不能盲目过高估计, 但这是谁都不能忽视的一代。决不是简单的物质丰赡,而是开阔的视野;决不是独生子女的优越,而是面对人生的多重抉择。作为60后、70后,我们真诚地祝愿!

3月15日,習近平總書記在給北京大學援鄂醫療隊全體90後黨員回信中說,“廣大青年用行動證明,新時代的中國青年是好樣的,是堪當大任的!”是的,在4.2萬余名馳援湖北的醫護人員中,有1.2萬是90後,其中相當一部分還是95後甚至00後。

是的,上戲青年,面對大考,也成功地交出了滿意的答卷。

2020年已经过去一半,回想这半年,这场疫情,在何种程度上改变了世界和世界格局,我们目前还很难预测。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这样疫情引发我们每个人的深刻思考:中国和世界,人类和自然,我和我們,这些命题也许我们不一定都很关注,也许不能有肯定的答案,但疫情是一次大考,我们遇到了问题或者困惑本身就是一次难得的历练。

每年的畢業典禮上,大學校長都願意在最後的一課給大家送祝福的同時還要提出一點或者幾點要求,我原來以爲只有中國大學校長這樣,後來發現國外大學校長也差不多。

5月18日,耶鲁大学举行的线上毕业典礼,校长苏必德(Peter Salovey)鼓励耶鲁毕业生把耶鲁的光明与真理的使命带给咫尺与天涯的邻舍。听到这里,我脑海中马上浮现出镌刻在红楼门庭的那段金字——首任院长熊佛西先生那段名言:培养人才的目标,我以为,首先应该注重人格的陶铸,使每个戏剧青年都有健全的人格,是一个堂堂正正的“人”——爱民族,爱国家,辨是非,有情操的人。然后,他才有可能成为一个伟大的艺术家。

惟願我們的同學把它帶向更爲廣闊的人生舞台。

(據黃昌勇在80体育2020屆畢業典禮上的演講整理)

返回原圖
/